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宋瓷史上排名前十成交榜单——宋瓷收藏必备贴

发布日期:2020-08-17 11:25 作者:火博游戏

  此件汝官窰筆洗,釉如凝脂,天青猶翠,冰裂瑩澈,器形巧緻雅絕,底見三芝麻花細小支釘。為台北鴻禧美術館舊藏,通器完美臻善,當屬汝官瓷之範。

  與南宋杭州官窰瓷相異,汝瓷特徵極為明確,然釉色仍有多樣變化,可見淡藍乳青無紋,早明曹昭《格古要論》尚前者無紋,南宋杭州官窰則似以後者為典範,二者均極為珍罕,兩造之間更見各式釉色變化,色有淡灰者、開片遍佈,或片紋染深,但釉面乳濁不透者。

  無論物換星移,此件汝官窰筆洗臻美耀眼,仍屬傳世汝瓷之最。逾九百載,歷經千秋萬代之珍愛細藏,此汝官窰筆洗方可保存得如此盡善完美。汝瓷稀若晨星,據傳世名錄可見,汝窰從未大規模燒製,同一器形往往僅見一、二例,造形簡素者,則尺寸各異,底作三或五顆支釘等。

  異於南方龍泉地區可長達百米之龍窰,汝窰燒造於僅止兩米長之饅頭窰,不同於定瓷類節省空間之覆燒方法,汝瓷採立燒,且各器製於獨立匣缽中,更使空間侷促。窰匠小心翼翼於窰具上平衡泥坯,以三或五顆細小支釘支撐全器,困難重重,燒造成功者遂少。汝瓷多需二次入窰,先素燒,復釉燒。釉面開片紋乃出窰冷卻時,釉與胎身之收縮速度不同所致,起因偶然,卻成汝瓷特色。燒成如同天然寶石結晶般閃爍迷人之冰裂釉色,卻仍需天時地利,非人為可控制。

  汝瓷素雅不豔,含蓄實華,呼應宋人尚真、順應萬物之世界觀。如此品味為北宋思想家王安石(1021-1086年)所尚,布衣粗食,樸簡歸真,深切影響當時文人畫家,不同於畫院派華麗構圖與繁複技法,他們筆下線條簡約,描寫自然鄉野,樸拙而意趣橫生。一如宋時畫家繪山水重雲氤之美,瓷匠亦追求燒出「雨過天青色」,而唐代所尚如玉之濃翠綠。瓷雖非寶石黃金之貴,經過高溫窰燒而得的柔美釉色,偶然自來之晶亮冰裂,一切順應自然,樸實而綺麗,深深應合中國文人之德。宋人賞瓷,評其器形、釉料、色澤、觸感,彷彿早已預言簡約主義的到臨,不論是風格或技術,至今仍是藝人工匠們的靈感泉源。對雅瓷的追求,始於宋時文人墨客,未幾傳至內府,漸同此好。

  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是现今唯一存世之葵花六瓣形的盆洗,直径十三点五公分,六葵瓣花式,瑩亮晶透,青翠泛藍,細披冰裂開片紋,口略撇,上丰下敛,浅腹薄壁。棱角含蓄,器身随沿起伏,圈足微外撇,底有细小芝麻钉痕三枚。是英国著名的中国古陶瓷收藏家之一艾弗瑞·克拉克夫人的旧藏,上世纪70年代转入日本收藏。

  这件八瓣花式大碗胎质细腻,器形端庄,盌内划花线条流丽生动,釉面柔润,色呈牙白悦目,聚处若泪痕而色略深,久历千年风霜,朴淳如昔。与此碗相类之传世品寥寥可数,私人藏例更是绝无仅有,足证其珍,并是著名收藏家艾弗瑞·克拉克伉俪之雅蓄,见于多个重要展览。克拉克伉俪的典藏举世著名,在西方私人中国古物收藏界名列前茅,其中国人熟悉的一件藏品,就是在2012年春拍中成交价格突破亿元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

  宋代定窑瓷器常见的器型以盖碗茶具、盘、瓶、碟、盒和枕为多,罐、炉等器形则比较少。定窑瓷器的装饰技法以白釉印花、白釉刻花和白釉划花为主。划花是宋代定窑瓷器的主要装饰方法之一,通常以篦状工具划出简单花纹,线条刚劲流畅、富于动感。莲瓣纹是定窑器上最常见的划花纹饰。有一花独放、双花并开、莲花荷叶交错而出,有的还配有鸭纹,纹饰简洁富于变化。在2013年纽约的春拍中,一件旧货摊上以3美元买来的北宋定窑刻花碗的成交价突破了千万元人民币。刻花是在划花装饰工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其特点是生动自然,有较强的立体感,通常是对称的。定窑纹饰中最富表现力的是印花纹饰,这一工艺始于北宋中期,成熟于北宋晚期。印花大多印在碗盘的内部,里外都有纹饰的器物极为少见。

  1971年3月2日,伦敦苏富比拍卖上,拍出49,000英镑,成为该场拍卖最高成交价。

  南宋官窑,成于杭州,乃为供御而制,享负盛名,可谓上品重器,寥若晨星。其简洁端庄,证故时匠人神技巧尽谙美瓷韵致。出窑成品,溢散赵宋文士雅调。

  宋时,始兴研藏古彝之风,此瓶行袭古制,具先秦青铜之韵。瓶罩青釉,色偏粉蓝。缓缓迭施釉层,甚或重覆窑烧,始达柔光婉约、凝脂温润。胎骨棱角,裹之厚釉,锐角敛藏,柔里蕴刚,邀人抱于掌内,抚弄摩挲。遥想当时烧成出窑以后,冷却工夫掌握得宜,继而润其色,方得如此金丝开片,疏朗自然,彷佛琼玉整块琢成。

  官窑粉青莹润、金丝雅致,为世所珍,且历代仿学不绝,然碍于工艺繁复,佳器难成,传世官窑罕如麟角,即使两岸故宫所藏也寥寥可数。赵宋官窑上品,见于拍卖者仅三。

  说起宋代瓷器,众所周知是汝、哥、官、定、钧,除了定窑是白瓷外,其它四个都是以青瓷出名。但除了五大名窑外,建窑的黑瓷茶盏也是享有盛名的一代名器。建窑在宋代之盛,足以同汝窑、定窑等名窑相媲美。

  建窑又称“建安窑”、“乌泥窑”,以烧黑色釉瓷闻名于世。由于在宋代崇尚斗茶之风,故除了提供优质的茶叶之外,还要有最适于斗茶所用的茶具。建窑茶盏为文人们津津乐道,苏轼、蔡襄、黄庭坚都曾留下过诗文赞美建窑瓷器。宋人烧制的黑釉茶盏,极具艺术表现力,色如墨玉,彩如夜空,通过窑火的自然造化,在黑色釉面上产生铁结晶花纹,有鹧鸪斑和银星斑。有“银星斑”的茶盏后被称为“油滴盏”。此次天价成交的南宋油滴天目茶盏来自日本,十分珍贵。

  这件官窑粉青釉纸槌瓶,施釉厚润而平滑,表面细研紧致,且色泽翠丽晶莹,配合走向、疏密和深浅不一的片纹,从器形判断是南宋早期的作品.底部刻玉津园款.此件粉青釉纸槌瓶由日本的一位老收藏家提供,1978年曾在大阪博物馆的一个关于宋元瓷器的展览中展出,类似的瓶子流传于世的全球一共有十几件.大多存于博物馆中.

  此瓶根据器形和史料推测,极有可能是南宋王宫用来盛放外国进贡花露水的器物.而器物所刻的玉津园,始建于五代后周世宗时期.宋初加以扩建,为皇帝南郊大祀之所.又名南御苑.规模极大,园中建有城阙殿宇,百亭千榭,林木茂密.园东北隅是专门饲养外国进贡的珍禽奇兽的动物园,豢养大象、孔雀等.具有苑囿杂耕桑的特色.北宋末年,金兵攻汴,驻军于此,一代名园毁于战火.

  宋瓷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美丽,正是古代艺术审美的最高境界,让后人赞叹不已.我想,这也正是日本将其作为茶室圣物的一种寓意吧.

  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是现今唯一存世之葵花六瓣形的盆洗,直径十三点五公分,六葵瓣花式,瑩亮晶透,青翠泛藍,細披冰裂開片紋,口略撇,上丰下敛,浅腹薄壁。棱角含蓄,器身随沿起伏,圈足微外撇,底有细小芝麻钉痕三枚。是英国著名的中国古陶瓷收藏家之一艾弗瑞·克拉克夫人的旧藏,上世纪70年代转入日本收藏。

  香港佳士得“漱玉供菊”专场中,一件足矣代表北宋定窑典范的定窑白釉划莲塘浮鸭纹葵口碗以2812万港元夺冠,充分展现了定窑在宋瓷中的高度和地位。最早为民国时期伦敦山中商会售出,后经瑞典卡尔-坎普(1884-1967)旧藏,并由伦敦苏富比2008年5月14日作为专场封面拍出。1971年在美国九家博物馆巡回展览,在1953-2002年中,先后有六种出版物著录此件定窑葵口盘,包括《东洋陶瓷大观》等重要出版物。

  香港佳士得“漱玉供菊”专场中南宋官窑菊瓣盘,落槌价2200万港元,含佣金则为2588万港元,曾经克拉克夫人旧藏,先前于伦敦苏富比1975年3月25日售出,在1937-1978年先后经不同著录出版四次。

  此尊观音雍容端凝,出自南宋景德镇窑,同类型的模製宗教塑像俱细腻传神,然而数量少如凤毛麟角。按该批塑像的款识及出土墓葬年代推论,它们应是公元1225至1275年间的作品。虽然近似的传世品大多在华南地区南宋(公元1127至1279年)境内出土,但其中至少有一例来自金代(公元1115至1234年)女真族所控制的华北地区。 这批作品造型优美,其共通之处是人物的袈裟及须弥座多施青白釉,脸和脖子等其他部位则为涩胎,原先饰以低温颜料。由于该等颜料未经焙烧,故极易褪色剥落,综观已发表的传世品,其颜料俱已脱落殆尽。就同类观音像而言,另一共同特徵是其精緻工巧的璎珞冠饰。


火博游戏
火博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