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Ron Jude:地表下的深度时间

发布日期:2021-02-10 01:20 作者:火博游戏

  在新型冠状病毒全球蔓延的环境下,来自英国的出版社MACK发起了一个叫做“MACK LIVE”计划,邀请了Alec Soth,Ron Jude,Pual Graham等多位摄影师进行线上直播,分享他们的书房和图书收藏。

  本期MACK LIVE的讲者是摄影师Ron Jude,他与我们分享了一些使用摄影媒介来创作的艺术家以及他们的作品。同时Ron也是一位黑胶唱片的爱好者,在视频中他向观众们抛出了一个对于影像实验的思考:图像与声音这两种媒介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并行的可能?

  [7]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Asunder, Sweet And Other Distress」

  本文是刊登于ASX上的一篇对谈:A Conversation Between Ron Jude and Carl Fuldner。在这篇采访中,Ron Jude根据他的新作「12Hz」向读者们分享了他创作中思考的过程,以及这本书是如何成型的。由于原文篇幅过长,本篇文字仅摘选部分,特此说明。点击文末链接即可阅读全文。

  C:这些作品反映出一种奇特的地理位置和时间感,似乎超出了人类的认知框架。这让人想起18世纪苏格兰地质学家詹姆斯·赫顿(James Hutton)提出的“深度时间”(deep time)概念,该概念描述了沉积岩逐渐形成所需的时间超出了人类的理解范围。你在过去四年在美国的四个洲(俄勒冈、加利福尼亚、新墨西哥、夏威夷)和冰岛创作了这些作品,但这些地理位置并没有在作品目录中特地去标出来,这似乎意味着,在图片中不管是在熔岩管[1] 深处或是在大瀑布边缘这些地理信息都不再具有意义。你如何思考地理和时间在你创作中的关系?

  RJ:你的问题与我对这本书的想法是一致的。也许将图像定位在地图的框架内,会有助于读者理解照片中所描绘的各种地理现象。但绘制地图对于我想表达的作品核心,并不是必要的,甚至会适得其反地使读者过度纠结于地理和照片的映射关系。或许在地理文献学的领域来说,这种过分的纠结最终破坏了作品里地理因素存在的价值。在“12Hz”这个作品中,我有意地想要避免提及照片所在的地点,不想将单个图像与可映射的“地点”(place)联系在一起。

  除了地理的因素,时间也是我在作品中经常思考的问题,通常它与人类记忆和认知的流动性相关。当我构思如何去表现超出人类经验之外的事物时,挖掘 深层时间 “的概念,探索人类认知尺度的边界,这样的思考线索是极为必要的。我希望可以寻找到一种颠覆性的尺度,来重新审视我们这颗星球上存在的原物质。通过探索“深层时间”,重拾对于自然的敬畏,以此警醒我们人类现当下普遍存在的自负心理。这是我做这个系列作品的目的之一。

  C:我对书名“12Hz”很好奇,我的理解是,它暗指人类听觉几乎不可感知的极低阈值。我把它理解成是一种邀请,邀请大家去听,去看,在这种形式中感受到那些最为微妙且内在的东西。“12Hz”也标志着一个硬性的指标,一个明确定义人类生理学方面的限制[2]你在这个作品之中想要表达的是对于经验的超越,还是由作品引发的辩证本身就是你的目的?

  RJ:当我最初用 12赫兹 “作为这个项目的标题时,我的想法是偏向于后者——人类生理极限的硬性标准。我可以用视觉表现超出我们听觉感知的东西,这个想法当然有点矛盾。但我逐渐发现通过视觉上的暗示或指引,这种超经验的事物可以被人理解。在这个项目逐渐完成的过程中,我的思考也变得更为开放,并接纳其他的思考方式,譬如蒂娜·坎普特(Tina Campt)在她那本了不起的书《倾听图像》(Listening to Images)中所描述的“感觉到的声音”(Duke University Press, 2017. p6)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启发。

  最终我意识到,一旦作品有了自己的生命,作者的意图在某种程度上是无关紧要的。我也认识到,我的工作只是尽可能地推动作品的发展,而不是一味去制造论战。你所指出的那种复杂的、甚至有时是矛盾的的理解,这种辩证本身的讨论就是富有成效的,也是我作品的理想目标。但话说回来,这些照片所使用的视觉语法,目的是为了跨越直白的描述和辩证,达到一个感知化的精神层面。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制作这些图像时,我不可否认考虑到了关于“超越”的可能性的意图。

  C:“深层时间”它从一个地质学上的概念,转变成在我们讨论的语境中更加偏向于艺术和文化的领域。令我想到了这与“人类世”[3]目前所讨论的概念有很多并置的关系。当“人类世”的概念进入社会文化层面的领域中时,人们对这个词的褒贬也有很大的争议。一些批评家认为它强化了人类中心主义的世界观,而这种世界观正是造成我们目前困境的原因。如果把全人类都当成一个集体的话,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就被忽视了。但当我们需要面对一些普世的政治和伦理问题时,“人类世”提供了一个有用的概述。

  在摄影的语境中,“人类世”这个词通常被用于描述工业资本主义对原始自然影响的作品,这种逻辑在“12Hz”中是缺席的。然而在你的作品中,依旧潜伏着一条关于生态环境问题的暗流,其中最为强烈的暗指是书的结尾处一首Paul Kingsnorth的短诗。在你做这个项目的过程中,你的脑海中是否有某些具体的文本背景?

  RJ:我对 “人类世”这个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我一直认为它只是一种用于描述我们人类对地球的深远影响的一个实用词汇。这绝对是我在做这个项目中经常遇到的一个词,但我并未考虑过用它来暗示现今我们时代发展所需要面对的问题,毕竟这种争议的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

  老实说,当我想要去研究一个主题或者领域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被自己对于事物最基本的好奇心所驱动的。当我开始深入研究某件事情时,我会围绕这个主题慢慢地、有机地建立一些学术知识,而不是仅想着以偏重于理论的方式去推动工作的方向。虽然我觉得学术知识在作品形成的过程中是赋予事物形态和深度的首要条件。但我也不是一个 “注释艺术家”,需要列出一大堆学术书单才能让观众理解我的作品。

  话说回来,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确实读到了一些给予我灵感的读物。在我开始这个项目之后,我的朋友送了我一本Kingsnorth的「Confessions of a Recovering Environmentalist」。这本书中说到的很多东西都令我产生共鸣。这本集子里包括了「Uncivilsation」,它号召将人类的经验从创作的中心移开,我想这对很多创作者来说,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想法。我喜欢Kingsnorth的写作,并邀请他为这本书写了一篇简短的文字,关于一些可以帮助定位作品的方法,但并不试图去解释它。

  Paul Kingsnorth「Confessions of a Recovering Environmentalist」

  C:制作一本书,尤其是艺术家书,必然需要考虑要很多的细节选择。从这本书中,我也感受到你对于书籍和印刷工艺的热爱。书的最后用了较轻的纸张来表现纠缠不清的森林图像,这个细节真的很高明,它预示着一个尾声,也很好补充了比起岩石,更有机的陆地图像。包括这本书的印刷和纸张,几乎模拟出了一种在山洞里的感觉。这些想法是如何产生的?据我了解,你是一位多产的艺术家,《12Hz》是你的第15本摄影书,也是你与MACK合作的第四本。在做书过程中的各个阶段,你有值得信赖的合作者吗?

  RJ:现如今我与很多的出版社都有合作,他们都给我带来了不一样的技能知识和合作方法。Michael Mack(MACK的主理人)是我很好的合作伙伴,我们在工作中相互信任。从我和MACK合作出版的第一本书《Lick Creek Line》开始,他就放手让我自己做我想做的书,每次合作从基本的编辑,到排序,再到基础的设计,比如修边尺寸和书布,我们都会有很多来回。偶尔也会有分歧的事情,比如这本书,我们在封面该使用哪张图片的问题上就有不同意见。最后Morgan(MACK的制作负责人)和Michael说服了我,现在看来他们是对的,我无法想象这本书的封面上没有水壶洞(the Kettle Hole)的图像。它比我所主张的图像富有更多的意象。

  我曾做了一本关于沿海森林的照片集,我想使这些照片能够以某种方式融入其中,我最终决定制作一本小册子,作为书的一部分,但又与书的主体分开。Morgan为此提出了许多可能的方案,最后我们决定将它装订在书的末页。这是一个实用的解决方案,避免了不相干的事物强行加入书中,而打破了原有的节奏。但这也让这些图像以一种稍微不同的方式在书中展露,作为尾声的照片,这个缝制的小册子中的图像暗示了一种几乎是敌对的有机生命的碰撞。我想如果这些照片与书的其他部分脱节的话,所达到的效果就不一样了。

  C:可以介绍一下这些照片的制作过程吗?我想,即使你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徒步探索,但在研究和计划的方面是否也需要有人合作协调?

  RJ:一般来说,我的拍摄过程在设备和人员的安排上是相当精简的。当我在俄勒冈州的熔岩管中度过的时候,我总是会让Danielle(我的伙伴)确切地知道我要去哪个洞穴,以防万一。当我独自在这些洞穴之中时,在我架起相机拍照之前,需要一定程度上咽下恐惧(以及克服我的瞳孔放大),这也成为了我拍摄过程中重要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唯一与人同行的一次是我在冰岛的冰川上的拍摄,我有一个了不起的当地导游Stephan Mantler,我和他一起花了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在Vatnajökull冰盖上探索各种冰川。他是一位出色的向导,使我不至于独自一人失足掉进冰窟和裂缝里。我很幸运地找到了Stephan,他不仅对冰雪很有研究,而且还有摄影背景,能帮助我即兴设计一些灯光布景。最重要的是,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走开,让我专注地做事情。

  除了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按照设定的工作计划寻找研究的拍摄地点之外。我只是漫不经心的走着,像在占卜板上游戏般寻觅,到最后好像就有了计划。

  C:最后一个话题,回到冰川。你刚才说的孤独感几乎是创作这个系列作品的先决条件,我认同这一点。不过有一个像Stephan那样对于冰川这类陌生地形有专业知识的人是非常宝贵的。谢谢你Ron,对我而言这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1] 熔岩管是熔岩洞的一种,熔岩洞是地表之下熔岩流动的天然通道,在火山喷发时熔岩会从熔岩洞中喷出。熔岩洞可能会充满岩浆或整个空无一物;后者的状况代表熔岩流动已经停止,且岩石已经冷却留下长而类似洞穴的通道。

  [3] 人类世(英文:Anthropocene)又称人新世,是一个尚未被正式认可的地质概念,用以描述地球最晚近的地质年代。人类世并没有准确的开始年份,可能是由18世纪末人类活动对气候及生态系统造成全球性影响开始。


火博游戏
火博游戏